Kayla

理性回流

【超级制霸】一半是我

私设以及可能ooc

快夸我我是不是最快的!

偏52

新年贺文以及小农新歌三白金贺文

一半是我真好听

下面正文




林彦俊觉得自己的同桌很奇怪。

明明前一天还和自己勾肩搭背着去打篮球,后一天看自己的眼神就冷的仿佛能射出冰刀来。

精分吧,现在的社会压力真是太大了,小小年纪就成了精分患者,可怜。林彦俊想。

不过他倒并不讨厌这位“病人”同桌,因为那个总是出现在一三五的可爱型人格。

他叫那个可爱的同桌农农,台湾话的农农,第一个字三声第二个字二声甜甜腻腻的那种,甜到每回他叫的时候,都有前排的一群女生转过来,看着他们俩露出诡异的笑容。

另外那位他就叫他陈立农,字不正腔不圆却也只是因为口音太重,有时候他真的想学隔壁朱正廷那样干脆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以表示他对待这位冷漠的同桌同样的冷漠。可事实上,陈立农根本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于是每周二四六,高三二十五班的老师总能在最后一排看见一个趴了一整天仿佛一辈子没睡过觉的圆滚滚的脑袋。

前排的范丞丞跟林彦俊是发小,虽然平日没少互损,却还是有些心疼这个本来就不喜欢主动交流的朋友。再加上每回林彦俊在陈立农那里受了冷遇,放学就会黑着脸强迫自己给他买奶茶。范丞丞摸摸自己越来越瘪的钱包,想到自己刚交到的学弟男友超级想要的那款游戏机,以及越来越近的情人节,决定要拯救自己这位可怜的发小。

星期二的晚上,校门口那家奶茶店里,范丞丞刚吞下一串关东煮,鼓着腮帮含含糊糊地问着身旁正在用吸管戳珍珠的林彦俊:“尼奥不奥换个外资(你要不要换个位置)。”

林彦俊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范丞丞眼看自己的计划没有进展,急急忙忙地咽下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的关东煮,用标准的普通话再次问道:“我觉得你对你那个新同桌蛮有意见的,我爸跟校董认识,要不要帮你跟班主任讲要换个位置。毕竟你也不是很高,坐最后一排不合适。”

范丞丞觊觎最后一排的位置很久了,不管睡觉吃东西还是拿手机谈恋爱都不容易被老师发现。

无奈林彦俊只是轻轻回了一个字:“滚。”

好吧范丞丞决定宣布林彦俊和陈立农一样讨厌。

当吸管尖最终成功切开了黑色的珍珠,露出褐色的里层时,林彦俊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大喊一声:“有了!”

范丞丞吓得抖掉了一根烤肠,怨念地看着意气风发的林彦俊:“你告诉我是谁的我保证不告诉你妈。”



林彦俊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拯救小小年纪被重压逼出神经病的陈立农,更重要的是唤醒农农,老天野啊可不可以让我每天看到的都是农农而不是那个比我8哥还凶的陈立农!

范丞丞听完他的计划之后笑了他一天。

农农坐在林彦俊旁边瞪大了眼睛看着笑的双下巴都堆出来了的范丞丞,再看看在他转头的一瞬间把黑脸换成笑容的林彦俊,不明所以。

“农农,晚上放学请你喝奶茶好不好。”林彦俊露出自认为最好看最撩人的笑容,屏蔽掉范丞丞毫无意义的笑声,认真诚恳地问道。

“好啊,丞丞也去嘛?”

范丞丞还没来得及合上笑的僵了的下巴回答,林彦俊就抢着说道:“他就不去了他太胖了最近要减肥。”

“诶真的嘛我觉得丞丞挺瘦的呀!”

范丞丞向农农投去知己的目光。

林彦俊补刀:“他开学三个月已经胖了二十斤。”

“咦,可怜诶,Justin会不会嫌弃他呀。”

范丞丞希望手里有一把刀可以杀了这对夫唱夫随的狗男男。

拯救农农计划表

星期三晚上约农农出去跟他表白,

以他男朋友的身份以及家里没人钥匙又没带的理由请求去他家住一晚,

然后在他睡觉时观察他的变化,

并弄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范丞丞评语:想睡人家就直说。

 


在奶茶店排队的时候,林彦俊很紧张。

陈立农正坐在靠窗的位置等他,看到他转过来马上投以一个甜甜的笑容。

暖黄的灯光打在毛茸茸的栗子头上,飘起的碎发如天使的羽毛般散发着光芒。湿漉漉的眼睛闪烁着光芒,长长的眼尾弯的像雨天过后的彩虹,浓密的睫毛被灯光镶上了金边。

靠北,以前怎么没发现小孩这么好看,这次表白之后,一定要对他负责!

很多年后林彦俊才明白,大概在情人眼里,对方总有看不够发掘不完的好看。

林彦俊悄悄跟营业员说了些什么,没过多久便端着两杯奶盖上有二维码的草莓奶茶走向陈立农。

“这是店里的新款,你要不要扫一下这个码试试?”

身为草莓兼奶茶爱好者,陈立农自然尝过这座城市里所有的草莓奶茶,包括那种奶盖上有二维码或是歌词的。

只是他依然装作惊喜的样子,睁圆了一双下垂眼等待扫描后结果的出现。

“你愿意成为林彦俊先生的男朋友,被他爱被他宠一辈子吗?”

店里突然换上甜蜜的恋爱歌曲,像是心照不宣地祝贺这对新情侣。

“对不起,不行。”

等到陈立农再次抬眸,眼里的目光变得凌厉。

不像他的农农,倒像是陈立农。

不。

他就是陈立农。

林彦俊不相信。

这不可能,农农和陈立农的转换应该是一天才对,难道他的计划反而弄巧成拙,加速了陈立农的病发进程?

 



陈立农拒绝他后,奶茶也没拿就飞一般离开了暖洋洋的奶茶店,留下愣在桌边的林彦俊和亲眼目睹告白失败的围观店员。

“不对。”林彦俊皱起了眉头,追了出去。

他没有跟上,只是保持着距离穿行在人群中,看着前面那个个高腿长足够显眼的身影七拐八拐进到一个小巷子里。

林彦俊不敢再往前,只是扒在巷口,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

“哥哥!”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是他的农农,他不会弄错。

他冲了出去。

然后看见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惊讶地望着他。

忽然那张明显更加冷漠的脸一下子凑近,一个手刀下来,林彦俊没了知觉。

公元2052年,地球资源逐渐枯竭,人口却居高不下,联合国通过协议,全世界的家庭都只许拥有一个小孩,多余的,强制清除,即使是双胞胎,父母也要在胚胎还未发育完全时就做好决定,留下哪一个。

一对夫妻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却舍不得清除任何一个,于是他们教两个小孩如何以同一个身份在这个世界生活。

他们安然度过了十七年,却在第十八年,因为一场出乎意料的邀约被迫打乱生活。

弟弟告诉了哥哥,哥哥担心弟弟的安危,下午上学时把弟弟锁在卧室,第一次真正以弟弟的身份出现。

林彦俊醒过来听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陈妈妈哀求般地看着他:“你不会说出去的,对吧?”

“阿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而且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农农的!”

陈爸爸虽然不相信,却也无能为力,他们的确想要保护好自己的两个孩子,却也不能因此伤及无辜,剩下的一切,就任凭命运吧。



天台上,两个男孩肩并肩坐着。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大概是害怕孤独,不愿独自一人。

“哥哥其实也很温柔,只是为了保护我。”

“我知道。”

“晚上不是故意不去的,只是哥哥放心不下。”

“我知道。”

“......”

“农农,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一次普普通通的和同学出去玩会让你们慌乱呢。”

“就,因为阿俊不是普通同学啊。”

“那是什么?”

“是...是好朋友。”

“哦?只是朋友哦?”

林彦俊突然凑近,亮闪闪的杏眼在黑夜里也发着光。

陈立农低头咕哝:“我又没听见你表白。”

林彦俊站了起来,郑重的,一字一句地道:“那么,陈立农先生,你愿意不管一三五还是二四六,包括周日,永远做林彦俊先生的男朋友,被他爱,被他宠吗?”

“好...”

如果现在有光,林彦俊一定可以看见自己红的仿佛要滴出血的脸颊。

“不过,阿俊,你每天看见的甚至喜欢的那个人,只有一半是我诶。”

“笨蛋厚,我喜欢的全部是你啦!”说完他吻了上去。

陈立信看着这对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勾了勾嘴角。



五——二

一半是我,有你的那一半时间,我才是我。

全部是你,我所喜欢的那个人,全都是你。



五——三

陈立信在家研究电脑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组织,他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不仅有他和弟弟这一对共用身份的双胞胎。

他还发现那些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清除无辜的孩童的高官们,往往有两个甚至更多的孩子。

这个组织便是由像他这样的孩子组成的,立志清除掉那些真正多余的人的杀手组织。他足够冷漠,却总怕自己走了弟弟会没有人照顾。

现在总算有人可以照顾他了。

他其实有偷偷观察林彦俊,他相信他可以代替他的职责,保护陈立农。那天晚上他何尝不知道林彦俊就在身后,不过是找一个机会,促成这件事罢了。

如今他可以功成身退了,只是训练营大概再也看不到弟弟的笑容了吧。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五——四

“你好,我叫林小妍,是你们这一期新人的向导。”

面前的女孩笑了笑,两个浅浅的酒窝和弟弟那个小男朋友如出一辙。




End

真·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47)